想听听济州青年的声音吗?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 Thum

采访《我们在这里–2030青年交流派对》

文化记者:Kang Gwi-woong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1

“我的剩余能力为2, 阅读能力为5,社交为5。” 一位一位的介绍自己名牌上写着的能力并介绍自己的人们。这景象乍看之下会让人起疑问:“这些人是在干什么?” 我参观了8月15日在济州青少年咖啡店 “想NE动”举行的 <我们在这里–2030青年交流派对>。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3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4

活动一开始,由参加者在1分钟内介绍在申请活动时编写的5种能力数值来表达自己的能力。从济州多个领域来的青年们聚在一起带来了有特色的介绍。从在济州大学电台活动的学生到青年创业家、记者、青年活动家等,从自己的活动内容到最近的苦恼,大家都在1分钟内里努力宣传自己。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5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2

为了解除相互的尴尬,经过热身游戏后进行了分组讨论。讨论内容被分为5种: 共同体、求职或创业、文化艺术、政策和无答(没有答案)。作者们以导师的身份加入了“无答”部分担任了主持。在无答部分,参加者们分享了围绕着教育、环境、济州乱开发20、最低工资、公共交通和文化活动等多样和深沉的故事。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6

“我认为济州以市内人文科和市外职业科来划分高中生,让他们从高中时人生就已经被定型了。事实上有许多高中生拿着比最低工资还低的工资做着闲职。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自我发展的20多岁的青年就会一直从事底薪工作。这真的是无答(没有解决的方法)啊!” 他们聚在一起头对头脸对脸地深入探讨问题并寻找对策。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8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9

这次的活动充满了热烈与有意义的讨论,让参加的人感到不虚此行,有些人称:“如果今天没能讲这些故事会终生遗憾!” 参加者们对互相的问题意识有赞同也有反对的想法并有了互相讨论的时间。参加者们大部分对活动留下了正面的评价。他们说通过本次讨论活动,他们认识了新的朋友,还有了能了解济州社会和共同体的机会。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7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10

本次活动计划并进行人李金宰先生告诉我:“这次是《请回答2030》的第三回活动。每届活动的共同宗旨是让20至30岁的人们聚在一起分享自己的故事。我觉得应该要有一个能让青年层们聚在一起的机会。”

2030%eb%84%a4%ed%8a%b8%ec%9b%8c%ed%82%b9_11

“济州的青年们在哪里做什么呢?” 这一句话代表着济州社会,不,是老一辈的人们看待青年的视线。然而,在这里有一群济州青年,自己思考问题,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谈论的主题从垃圾、居住、环境到就业,这些并不只是济州青年的苦恼,而是关联到济州社会的问题,有关我们未来的问题。这也是我们要关注这些青年的声音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