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打铁铺

Webwxgetmsgimg5

 

webwxgetmsgimg2俗话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打铁是自人类进入铁器时期起就开始产生的一种原始的锻造工艺。在宁波市鄞州区鄞江镇的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铁匠铺内,66岁的老铁匠王惠君还在从事着这个古老的职业。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锄头、钉耙和各式各样的刀具,整个作坊弥漫着轻微的煤烟味。

webwxgetmsgimg1

打铁既是一件体力活也是一件技术活。铁块在火炉里被烧得通红后,王惠君用铁钳熟练地把它从火炉里拽出来,然后放到铁墩上用铁锤不断地锤打。老王干打铁这一行已经四十多年了。打铁手艺是他17岁时跟父亲学的,没想到这门手艺后来竟成了他的饭碗。

webwxgetmsgimg3

webwxgetmsgimg6

王惠君说:“刚学习打铁时,火星经常溅到手上,烫得受不了会把铁锤扔到地上,正打的这个铁器也就废了。都说要趁热打铁,就是这个道理。每天干完活,衣服上总是会有被火星烧出的大大小小的窟窿。”

webwxgetmsgimg

webwxgetmsgimg5

以前百姓家的菜刀还有农耕器具都是出自打铁匠之手。王惠君清晰的记得一把菜刀1元1角4分,一把锄头9角7分。如今,纯手工的铁制品工艺渐渐地被机械化所取代,打铁匠这一职业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王惠君说:“以前镇上有20多人会打铁,一些年纪大的退休了,年轻人又不愿意学,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坚持。连他唯一的徒弟也改行当电工了。”

webwxgetmsgimg4

一到夏天,小作坊里温度接近50度。每打完一件产品,王惠君都会拿毛巾擦汗,并大碗喝水补充水分。据了解,鄞江打铁技艺于2010年列入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王惠君是这个项目的非遗传承人。老王说:“现在基本上是定单生产,有客户需要什么,我就打什么。东西打得好,选料最为关键。除了选料,还有烧料、锻打、定型、抛钢、泽油等,每一道工序都马虎不得。现在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每天只打一件产品。不管怎样我都要把铁匠铺开下去,站好最后一班岗。”每当完成一件产品时,他都会戴上眼镜欣赏一番,喊上一声:“好,真是好!”

 

 

 

_ 杨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