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济州悲伤的诗人— Hyeon-Taek Hun

B5 %ed%98%84%ed%83%9d%ed%9b%88 %ec%82%ac%ec%a7%84 %ec%95%88%eb%af%bc%ec%8a%b9%ec%9c%bc%eb%a1%9c %ed%91%9c%ec%8b%9c%ed%95%b4%ec%a3%bc%ec%84%b8%ec%9a%94

Q 听说济州就是 Hyeon-Taek Hun诗人的故乡。故乡济州和诗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A 几年前,我和一位从陆地来济州采风的画家一起逛遍了整个济州。当时,那位画家说:“在这么美的地方,根本就画不了画。”他见我吃惊诧异的样子,然后又说:“眼前风景如画,还有什么好画的呢?”这番话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上。是的,济州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每首优美风光的赞歌就好比一首首诗。但是,这样的诗反而失去了自然的味道。因为再华丽的词藻在自然面前也会失去光彩。虽然在幼儿时期所感受的济州风光把我指引到了诗人这条路上,不过最近我正在慢慢摆脱这些想法。试图抛弃那些歌唱济州光彩夺目的景致的乐章。但是,不得不承认岛的特有地形和济州的历史及文化对我的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Q 也就是说,济州的环境虽然对您作家之路产生了一些影响,但未必都是积极的一面。请详细说明一下。

A 沙罗峰灯塔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小时候去那儿玩,坐在悬崖上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的滋味。从那以后,每当我感到孤独的时候,都会去那儿呆着。我诗歌中悲伤的本质应该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禾北2洞的柑橘园小屋和沙罗峰灯塔风景赋予了我创作的源泉。在我写诗的时候注入了一股悲伤的力量。济州其实是一个风景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却藏着许多悲剧的地方。考虑到这种两面性的时候,蕴藏在诗里悲伤之歌就会奏响。

 

Q Hyeon-Taek Hun诗人的第二本诗集名为《南方大海豚》。南方大海豚又具有哪些意义呢?请谈谈这本诗集。

A 我的第一本诗集叫《地球唱片》。那本诗集的背景是我已经过世的小舅,我的情绪感受大部分受到了他的影响。就像转个不停地唱片一样,地球也在不停地转,《地球唱片》是一种在被悲伤情绪笼罩时,能从音乐中寻得一丝慰藉的诗集。如果说第一本诗集诉说了小时候的记忆和悲伤,那么第二本诗集里主要描绘了故乡济州。南方大海豚就是在济州岛海边一圈一圈打转的海豚。

 

Q 原来那就是南方大海豚。我也亲眼看到过几次。原来您喜欢海豚。

A 外婆的家在挟才,在那儿可以看见飞扬岛。我也是在那里第一次看到南方大海豚,当时的情景直到现在也忘不了。后来,学习济州历史的时候,总想写些关于济州悲惨历史的诗,但总写不出来。还有的人开玩笑说我经常穿衬衫(注:韩语“남방”有衬衫和南方两个意思。),所以诗集的名字听起来像“衬衫”大海豚。

 

Q 听说您获得了首届4.3平和文学奖诗歌部分的获项,祝贺您 !介绍一下您的获奖作品《坤乙洞》吧!我们也想通过这个机会欣赏一下您的新作品。让我们听着诗走近诗人 Hyeon-Taek Hun的内心世界。

A 不敢当。还是要感谢研究4.3事件的学者和创作者们的辛勤付出。可以说我只不过是在他们努力的基础上放了一把勺子而已。为了写关于4.3事件的诗,我最开始去了坤乙洞。我的老家在禾北,坤乙洞就是从禾北的地图上消失的村庄。我的大姑和姑夫也是4.3事件的受害者。可是,我却在多年以后才知道这个充满悲剧的历史。我并不知道小时候的游乐场禾北海边的背后尽有过这么悲惨的历史。为了创作,我到现场转了又转,努力想寻找当时的冤魂之声。关于4.3事件的诗写了没几年,就给予我这么厚重的奖,实在是愧不敢当。现在也有了一些责任感,我希望每位经过偶来路18号线的人们都能看到坤乙洞,并且记住“坤乙洞”。

(注)济州4.3事件: 1948年4月3日发生在韩国济州岛的民众抗争事件。美国军政时期至大韩民国第一共和时期早期发生在济州岛,是韩国现代史上人命受害惨重仅次于韩战的悲剧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