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济州,长于济州的摄影师朴勋一

%ed%94%84%eb%a1%9c%ed%95%84%ec%82%ac%ec%a7%84 1


采访文化设计师——摄影师 朴勋一

文章标题:将三寸(济州岛方言,指比自己年纪大的人或者长辈)没有见过的大海的声音记载在《Dumoak》的男子


摄影是孤独的延续,朴勋一的冥想屹立于孤独和自由的中间点。
让我们记住将6月雾霭的色彩和香气记载下来的金永甲老师。内心的记忆和济州自然的相遇,通过五感成为了我作品的摄影对象。
我们站在金永甲老师Dumoak(头毛岳)画廊的庭院中与时光相遇。在这里可以完全看透自己短暂的幸福。贯穿内心时间的“存在的记忆”也可以说是使自身变得更加通透或通过过程获得了心灵的治愈。
正因如此人们喜欢金永甲老师的画廊。在这里有生于济州长于济州的摄影师朴勋一。朴勋一馆长将只有当你身处其中才能感受到的氛围作为礼物送给人们的想法迄今为止没有改变。令人感叹的是他没有通过任何社交软件却向世界传播了三达里的淳朴。在瞬息万变的数字时代中独自发出耀眼光芒的三达里,正因如此人们大多都会喜欢金永甲画廊。

 


去世之前的金永甲老师是孤独的。而生长于济州的朴勋一看起来也是孤独的,所以我的心稍稍感到慰藉。摄影师这一职业是孤独的延续和冥想的产物。在每年春天来临的时候,他就会代替金永甲老师踏上旅途传播冥想。
他想拍摄出所有人都可以欣赏的照片,因此必须先要满足五感。从想要将大海的声音用镜头记录下来的那个瞬间开始,摄影师都将焦点集中在五感上。
摄影师在工作时的幸福指数是最高的。在开始投入工作的那一刻开始,世界都停止变化了,在那瞬间摄影师的心中只有拍摄对象。在和拍摄对象交流的那一瞬间是摄影师的自由和五感的止境。
第一次见到金永甲老师是20年前。那时是用胶卷相机拍照,洗印出来的照片上记载着摄影时的日期和湿度。现在数码相机很难做到的一点,这是胶卷相机独有的美学。
在2014年6月获得了博物馆印象奖,在社区内的柑橘仓库举行了《漫长时间的空间——三达里172》的展示会。在这个展会上我们也体验了往返于过去与现在的作家们的烦恼。看着比过去更加自由的社会,不禁让人觉得“他现在展现自己的风格会不会更好呢?”如果能将他的苦恼以更加扭曲和夸张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话,会不会更锦上添花呢?难道只有我才有这样的想法吗?

 

编辑日:2016年9月23日
文化记者:Lee, Jae Je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