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文化设计师姜红升 – 书画画师,红牡丹书画国际交流社长及创始人

2 2

1、您是如何开始您的中国书画艺术的旅程的?

首先,我得感谢我的故乡衢州。衢州是江南文化名城,被誉为南孔圣地。南宗孔学的因材施教、儒家思想的诲人不倦,浸染着这块古老文化的土壤,让我初入教海,便融入儒家的血脉,释怀生命的光芒。其次,当然得感谢我的母校,原衢县石梁中学。当时的石梁中学,尊师重教、教学相长蔚然成风。如果你是一位受学生爱戴、教学出色的老师,你可以充分支配自己的时间,用于教学研究与个人成长。在这样的教学氛围中,我有幸遇上了同校美术教师,我的书画启蒙老师余逸卿先生。余先生清新自然、高雅洒脱的艺术风格,深深地感染了我,让我在教学之余,找到了另外一条色彩斑斓、充满诗意的路,并不知不觉地陶醉如今。

 

2、您为什么在宁波创立“红牡丹书画国际交流社”?

2001年,我来到了沿海开放城市宁波。宁波,一座有着7000年悠久历史文化的城市,既是中国大运河的终点,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享有“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美誉。

在宁波教学期间,有机会接触来自各个国家的人士。他们对东方文化充满好奇,渴望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2012年4月9日那天,我给来访的45位德国师生教授牡丹画法,让他们激动不已,欣喜万分。利用沿海开放城市的地理优势,发挥用英语教授中国书画的个人条件,与各国友人分享艺术带给人们的美好与精神追求,成了我的人生梦想。

2012年10月,“红牡丹书画国际交流社”在宁波成立,是我人生的转折——中国的教育领域,少了一位教中国学生的英语教师,但放眼世界,却有了一位传授中国文化的书画教师。

 

3、 请介绍一下“红牡丹中外文化交流模式”。促使您创立与维持这种交流模式的原因有哪些?

简单地说,用文化触摸中国、用教育传播艺术、用国色渲染世界,构成了“红牡丹中外文化交流模式”。这种模式,融文化、教育、艺术、国际于一体。“红牡丹”传授的是中国书画,但其根源是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而这种文化,又是通过教学与教育的方式加以实现,最终的目的,是通过书画教与学的方式,让世界各阶层民众,分享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与魅力。

创立这种交流模式包含两方面元素。一是自身的条件(内因),要热爱文化而又能把这种文化表达分享给他人。在这里,身兼英语教师与书画画师的双重特性,让我有条件用西方的语言表达东方的文化,22年的英语教学经验,又让我能巧妙地通过教育的方式,进行成功的表达。

再是外部的动力(外因)。160多个国家参与“红牡丹”书画艺术课堂的外籍人士,深深喜爱笔者的这种文化交流方式。他们在课堂教学、创作演示、活动组织等方面为“红牡丹”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与宝贵建议,促进“红牡丹”模式不断向高质量、深层次方向发展,中外文化交融的智慧之花,如牡丹鲜艳绽放。里边一个又一个说不完的动人故事,极大地推动了我义无反顾地把世界人民喜爱的“红牡丹模式”,勇敢地、充满激情地走下去,实现人生的更大价值。当地有关部门,包括宁波大学园区(鄞州区)图书馆、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鄞州区民政局以及宁波市外宣、外事、文化等部门的鼎力相助,在物质与精神层面上,能让“红牡丹模式”得以维持并逐渐发展。中央电视台、《中国日报》、《宁波日报》、英国诺丁汉电视台等国内外媒体的专题倾情报道,则为“红牡丹模式”的成长发展推波助澜。

 

4、 “国画为媒”模式是什么?

您为什么创立“国画为媒”模式来传播中国文化艺术?

牡丹素有国色天香的美誉,寓富贵吉祥之美意。梅花、兰花、竹、菊花,被人称为“四君子”,品质分别是:傲、幽、坚、淡,成为中国人感物喻志的象征,文人墨客精神追求的艺术载体。利用牡丹、以及梅兰竹菊等经典国画艺术载体,进行文化交流与共享,可以让人们通过笔墨的体验与涵养,寄情自然,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从而得到美的享受与精神的升华。

“国画为媒”的模式来传播中国文化艺术,在不同语言与民族之间,架起了散发艺术纯香的友谊之桥,心灵之桥。

 

5、 请您分享一下宁波的中国书画场景和文化交流场景。您对这些场景所期待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宁波享有“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盛誉。悠久的历史与灿烂的文化,为人们提供丰富多彩的文化艺术享受。甬剧、非遗、博物馆、文化广场、时装、寺庙、古镇、历史名胜等文化资源绚丽多彩、底蕴深厚。鄞州还有“中国书法之乡”的美誉。不难想象,一个更为多姿多彩,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文化都市宁波,将让世人尽情拥抱。

很愿意与大家分享在宁波的中国书画教学场景和文化交流场景。当拍下这些文化交流场景时,既感动国际友人的艺术才能,也感动他们在创作过程中的内心喜悦,以及在完成书画作品后内心的难以平静。我也特别感动国际文化设计师记者朋友对“红牡丹”的热切关注与推广传播,我想,在红牡丹“护花人”的协助下,让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朋友能了解,或有机会体验、分享宁波“红牡丹模式”,让“红牡丹”成为盛开在世界人民心中之花,这是我最期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