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国传统音乐推向世界的法国人- 济州周刊独家对话音乐人张思安

1 Thumb

张思安, 法文名字Jean-Sébastien一个会弹琵琶和中阮的独立音乐人;组了一支会玩民谣、爵士、摇滚3个不同风格的乐队,也是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一个尝试用中国经典传统音乐元素,将中国传统乐器应用到摇滚和爵士里的不一样的音乐人;一个把中国传统音乐的魅力展现给世人的法国人。

 

1.请问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来到中国开始做音乐的?Let me ask you, how did you come to China to start making music ?

我15岁的时候在法国开始学中文,是马克龙上学遇到支持他当选法国总统的爱人时的年纪。当时我上的学校是唯一一个可以学中文的高中, 2000年第一次来中国,在首都师范大学学了7个星期的中文。

到了北京以后去了几个酒吧,然后发现了中国地下摇滚,当时有几个酒吧有摇滚音乐演出,好运酒吧、河酒吧、 老what酒吧等等。

 

2.您为什么会想到把中国的传统音乐嫁接在摇滚音乐中的呢? Why did you have this idea of bringing ancient Chinese music into rock and roll ?

我觉得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有关系。把古代乐器当作现代乐器可以是一种新的做音乐的办法。所有的现代人习惯用当代乐器和电子乐器,太多的人想当DJ,我觉得没意思,有意思的是改变音乐,改变文化,跟所有的人做一样的事情不会让音乐有进步。

 

3.您认为中国的传统音乐有什么样的魅力呢? 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charm of Chinese traditional music ?

中国古代的音乐家和作曲家因为哲学原因决定了用五个音符音阶。中阮,琵琶,古筝,古琴等中国古代乐器都是根据五个音符音阶的规律制造的乐器。

因为这些原因和乐器的音色,中国的音乐变成了一个具有很独特的感觉和想法的音乐。在中国古代音乐当中,旋律比节奏重要,我有时候会用一个中国古代的旋律加上现代的节奏,对我来说这也是把音乐现代化的一种方式。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类可以学多种语言,懂多种文化,没有限制,学的越多,能做的越多,也应该做更多,让各个国家的人互相理解、互相欣赏。

 

4.您为什么钟情于中阮这种乐器呢?Why did you choose the Zhongruan ?

我小时候住在秘鲁,很小的时候碰到的第一个乐器不是欧洲的乐器,是秘鲁当地人的乐器,有一种叫Charango,还有 pan flute 等当地南美洲乐器。7-8岁的时候回到法国开始在波尔多音乐学院学小提琴,后来放弃了,16岁的时候开始弹吉他,20岁的时候第一次来中国以后我就开始找我能弹的本地乐器,去看京剧的时候发现有中阮这个乐器,之后就开始慢慢弹。

 

5.你觉得你所做的音乐有什么意义?换言之,跟一般音乐人所做的音乐有什么不同?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meaning of making music ?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you and other musicians ?

我就是做我自己,本色出演,我不假装我是另外一个人。每一个乐手、音乐人、音乐家或者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我的目标就是越来越好地表达我的想法。我们都是人,世界上只有一个,我们都很复杂,我们都有不同的感觉,但是我们都希望找到爱,找到幸福,我们都可以互相理解。

 

6.目前为止,你获得过哪些奖项?去过哪些国家演出?获得了什么反响?What awards did you get lately and what countries did you go to play ?

去年,我跟乐队参加了北海道的音乐节,还有韩国的音乐节。我们希望2018年参加欧洲和美国的一些音乐节。今年,我差一点拿到了国外最佳法国人奖,我不是特别在乎这个,有人觉得很重要,我不这么认为,有奖没有奖都一样,你不能因为想拿到奖而假装你不是你自己,或者假装你是另外一种人,我们只能变成我们自己。

我在很多地方演出过,包括法国、比利时、中国台湾、中国大陆的各个地方和音乐节、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中国香港等等。 2010年,我当时的乐队-“保险超人”拿到了摇滚全球比赛中国地区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