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微型学校‘先锋学校’刘晓伟校长] 寻找幸福·自由的学生们… “这才是真正的教育”

Thumb2

刘晓伟,曾经在成都科技大学(前四川大学)英语教学9年,后来到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完成教育硕士的学习,之后潜心做教育。1998年提他提出了“GoodCharacter、Critical Thinking、Life-long Learning、Communication and Collaboration”(学会做人、学会思考、学会学习、学会交流、学会合作)的教育目标。并开始实践这个教育理念。起初,是朋友的孩子有些调皮,想请他帮忙管教,没想到教育效果好,后来就有愈来愈多的孩子加入进来,甚至退学拜师。2006年,他回到成都,先在家中开办私塾。2012年,先锋学校开始实体教学。

在采访中最大的感触便是这个学校给了学生足够的自由空间,学生在享受自由的同时不得不开始为自己负责,也不得不开始真正的思考。以下为与刘晓伟老师的对话:

麻烦请先介绍一下,您的学校。

我的学校叫先锋教育学校,是个微型学校,目前大约有50个学生,10几位全职老师。补充一下我们的学校是私人的微型学校,不是政府办的,是我个人创办的。

学校跟别的学校不一样的地方是,注重学生能力的培养,尤其注重五会,就是学会做人(品格教育),学会思考(批判思维,创造思维),学会学习(知识建构,自我调控),学会交流,学会合作,是我们的学习目标。也正是先锋学校的教育理念。先锋教育所认同的价值观

是安全、自由、责任、包容。

为什么建这个学校?

在中国体制类学校,也跟其他的学校一样,通常是同一年级的学生,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以同类的方式,以同类的进度,以同一个内容,最后再去参加同一类的考试。我们是想给学生提供另一个选择,让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学习,他们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老师,自己选择学习什么,在哪里学习用怎么样的方式学习和跟谁来学习。

建立这个学校过程中您觉得最困难的是什么?

最困难的是,我们的理念比较前卫,很多人不能理解,尤其是我们学校是一个自由度相对较高的学校,被称为中国的夏山学校。很多家长和社会人士都觉得给学生太多的自由,不太好,这样学生会自由散漫,所以他们希望能够更多的约束学生。让学生能够更加是在一定的压力下进行学习。

您最喜欢的是什么?

我最喜欢的是在我们学校,老师和学生是同吃同住同学习,能够亲眼见证老师和学生共同的成长。这样带来了非常多的好处,如师生平等,学生安全的保证,更多教育机会,亲密的学习共同体等。

您的人生目的是什么?

我的目标就是让更多的人,通过自我学习,自我成长能够找到自己,能够找到自己幸福的生活。

先锋学校建校的动机是什么?

最早是有几个朋友把他们十几岁的孩子带来咨询,说是孩子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纠正。后来发现,孩子的问题主要是我们家庭的、学校的、社会的教育环境出了问题,尤其是我们家长和老师的教育理念和方法问题多多。一般的学校还是强调知识的灌输,以考试为导向,完全忽视学生的个性化成长和发展。我则设想建立一所学校把Good Character, Critical Thinking, Life-long Learning, Communication and Collaboration (为学会做人、学会思考、学会学习、学会交流、学会合作)作为我们的教育目标,并为孩子创造一个新的教育环境,让孩子可以以自己选择的方式,学习自己想学习的东西。这个学校应该让孩子的个性得到充分的尊重,孩子的个性化学习得到最大的支持。一开始我是以私塾的方式每年指导一二十个学生,自2012年始才以实体学校的形式来实施教育,目前有12~19岁在读学生近50名。

在学校和孩子们主要分享哪些话题?就是跟孩子交流哪些内容?

我们学校是完全以学生为中心的制度。学生学什么、怎么学、跟谁学,都完全由学生自主决定,因此,学校跟学生分享的话题是无所不包:从导师和课程的选择到学校各项规则的制定,从宗教、科学、社会到游戏、日本动漫、从“我从哪里来到我到哪里去”这样的哲学性话题到家庭冲突、个人恋爱、甚至“我如果想变性该怎么办”这样非常个人隐私的问题,都可能是我们老师和学生需要共同探讨和分享的话题。我们尤其看重师生和同学之间关于个人成长话题的分享。与此相关的“世界与我”和“故事分享”也成了两门非常受学生欢迎的课程。

老师您认为,您的学校在实际中对于孩子们的生活有哪些影响?

我们学校对孩子的实际影响是让孩子找到自己,成为有独立思考的人,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的人。我们给孩子以充分的尊重和自由来做他自己的选择和决定,同时,也赋予其相应的责任。

如果说起跟一般学校不同的教学课程,都是有哪些呢?

我们所有课程都跟一般学校完全不同。一般学校是同一个年龄段的学生(年级)、在同样的时段(学期)、同样的地点(教室)、以同样的进度、学同样的内容(课本),最后再参加同样的考试。我们的课程完全是根据学生爱好来开设的,有的甚至是由学生来上的。一般学校的课程主要是老师讲授为主,而我们学校的课程是以项目式(如电子游戏战队),研讨式(如世界与我)为主。另外,兴趣活动和游学也可以说是我们重要的教学课程。跟一般学校比较,像东亚历史、游戏艺术、日本弓道、交换日记这类课程,一般学校是不会开设的。我们课程的另一个特点是几乎都是跨学科的。除了这些,我们还特别支持学生的独立学习,我们有学生独立研究天文、地质、鸟类甚至情绪管理或时尚化妆什么的都有。

先锋学校建校至今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和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学生有哪些?

太多了。举最近的几个例子。我们一位年轻老师想把自己的经历和对人生的思考跟学生分享,于是她开设了“世界与我”这门课程。当探讨到sterotype这个话题时,她提议大家不妨穿着异性打扮走上繁华街市,挑战一下自己是否有勇气展示不一样的自己,能否面对路人异样的眼光和非议,同时体验自己在其时其境中的真实感受。这件事调动了参与者(老师学生家长都有参与)的积极性,并启发了他们对自己和周围世界更深入的思考。我们发现好些年幼的孩子,并非像他们家长认为的那样幼稚无知。其实,他们的很多思考是很有意义,很有深度的,远远超出大人的想象。另外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我们的学生大多对电子游戏感兴趣,而家长大多都是反对孩子玩电子游戏的。我们有两位老师根据学生的爱好分别开设了两门与电子游戏相关的课程,把电子游戏作为我们先锋“五会”学习目标的载体,通过电子游戏来培养各种学习素养。另外还有几个学生对电子游戏对亲子关系的影响产生了兴趣,继而组成了课题小组并参加了CHINA THINKS BIG (中国大智汇创新研究挑战赛)。影响最深刻的是一位16岁女生,独自一人卧底一所特训学校,看这所学校是如何”改造“那些不服家长管教的孩子的。这位学生把她的详细观察和思考都发表了出来,引起了人们对这类社会问题的关注。我们先锋学校的毕业生大多到国外留学深造,好些留学生毕业后回国创业,甚至创业同时回先锋兼职任教。

先锋学校今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先锋学校希望今后能发展成能为0~100岁所有人开放的学习型社区。在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既是所有人的老师,也是所有人的学生。

最后刘晓伟校长的自由发言部分:

我认为改变社会是件很难的事情,但是可以从改变自己入手,改变周围入手。如果我们能够先改变自己,那么这个世界会慢慢变得更好。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