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弃农业耕作和村山林再生开始到总揽制作商品开发和销售的 ‘农林业’ 的JAEREC 上田悠贵访谈

소면

在日本有一位知道日本的农林业存在的问题(废置耕作地,荒废林,放弃竹林田,农林业从事者的高龄化,后继者不足)并且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而通过项目,构建和实践持续走向未来体系的年轻人。对于成立JAEREC(NPO法人日本农林再生保护中心)的过程和现况,还有未来的计划,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开始这个活动的契机是什么?

最先是从竹林田问题开始的。在京都南部我出生的地方和朋友们做过的竹林田整顿,现在也在延续着。5名中学同窗聚集在一起,中学毕业后的发展虽然各不相同却一直有着联系。看到因为竹林田拥有者的高龄化和竹笋价格的下跌,而废置竹林田后,我无法安心。

事实上没有考入大学,再修的时候,比起进入大学我更想学习创业技术。父母的工作因为是安稳的公务员,为了子女有个安稳的未来,一定让考大学,很是坚决的反对我。最后还是不顾反对在通信相关的公司就业了。始终坚信自己的将来可以通过自己力量去克服实现。在那个公司工作两年左右学习到了那个行业的技术,积累了一定资金后开始了创业,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成功了。在当时,并不确定会有什么影响,只是认为应该回到地方。当时是村子建造或者地区复兴的时期,好像多少受到了一定影响。

但是,因为我们家不是农家只是住宅地,对于我生活的地区并不怎么关心。但是通过某个契机,活用地区的财产,将来有想做和文化相关事情的想法。所以把创业的公司和经营并行尝试进入了地区。

但是,如果那个地方已经有那个动向的话,我不会往那个方向去的。幸运的是我要去的那个地方根本没有对这项目感兴趣的人,所以想尝试一下。但是去了后才知道确实有很多障碍。比如只是说进入那个地区,但是那是什么地方,应该怎么做,我一点也不知道。那时高中毕业2年,才20岁的年龄,距离现在10年前的事情。

在那里遇到了很多人士。其中有行政,一般的行政人员对一个年轻人的那样提问或者委托相关的事情并不太想插手,幸运的是在那里反而给我介绍了几位地区的重要人士。其中有一位为地方工作的重要人物(地方议员)。这位议员教给了我很多东西,说了很多很郑重的话,而且也提出了很多反对意见。但是不放弃地听取了这位议员的话。而且学到了很多,因为有这么严厉的指导,慢慢地从地方走入了世界。那个地区与其说农村不如说是更多从事土木相关工作更多的地方,有着闭塞性的一面,但实际接触起来语气都比较轻松亲切,一一地给予指导。

经常通过媒体介绍活动。有哪些契机或者创意?

进入社区各方面的实验中,虽然关于地区振兴,地区活性化的活动一直坚持,但是我觉得只做这个是很困难的。和坚持的活动并行,为了吸引人们的关心,需要某些象征性的宣传。所以着手的便是‘NAGASISOUMEN(劈开一半的竹筒,放倾斜,在流动的水里放入面条捞着吃的方式)’。这个一般情况下,并不是很吸引人,但是因为举办‘NAGASISOUMEN GUINESS BOOK ’的活动,而受到了欢迎。

NAGASISOUMEN具有日本的饮食文化和日本的农林业相关联的两重意义是我们活动的象征。对于竹子和竹林田的关心的活性化,另外因此成为了实际体验它们并且思考这个文化的意义的契机。

其中从原来的竹林田,村子山的整顿及保护为目的进而扩大了对象。渐渐地主要概念发展成农林业的活性化,团体的的名字也更换了。

最初虽然也同时从事风险企业的工作,但是从第四年开始,把公司交给熟人后,现在几乎只做这方面的工作。

NAGASISOUMEN活动以后,媒体的采访很多,不用特别的进行宣传活动也会有很多的通过新闻来咨询。所以不仅在这个地区甚至在日本全部地区我们的活动都有了名气。

现在主要在做哪些活动?

最近做的最多的是行政的委托产业,还有农产品销售和移动农园(为了吸引超市的客人进行的活动,带着挖竹笋,挖地瓜的全部材料举办1~2日的活动后回收),NAGASISOUMEN每年举办70次活动。NAGASISOUMEN可能会有食物中毒的可能性,要多注意,一定加入保险。幸运的是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生过一次事故。

第一个据点是京都南部地区。现在,不仅关西也进入了关东地区。进行移动动物园的团体虽然有好几个,移动农园的点子和活动在日本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来自日本全国的咨询络绎不绝。明天也将在埼玉举办移动农园活动,所以今天很忙。

请说一下您今后的计划。

第一次为了吸引观众以象征性的活动开始的NAGASISOUMEN现在也仍然受到好评。在京都等活动中特别受到外国人喜欢。而且我们也因为组织了‘世界NAGASISOUMEN’协会,好像有了要走向世界的责任。具有介绍日本的农林业和固有的文化两重意思,在效果上有很大的意义。

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构建成了商务模型。今后为了维持和向前发展应该尽可能的持续开拓更多的模型。例如针对农场品团体(超市等)对象的销售已经在进行中。今后也在考虑开始进行针对个人消费者为对象的网上销售等。

常驻职员是2~3名,活动时会有20~30名的支持者。当然正常支付工资。没有再增加职员的打算。我在做风险投资时曾经使用很多职员,有过很难熬的经历,现在产业规模上的发展在规避风险。

现在最担心的是原来我们的主力产业村子山,竹林田相关的活动中,合作伙伴固定化了而没有更加的扩大。这也许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比起别的这是本质上最主力的产业。

非常感谢

听了这么超越梦想的故事,而且这么能具体的听到实在三生有幸。很是赞叹和持续地活动一起进行的宣传点子,还有宽阔的构思。并且把第一次的点子和实践中出来的构思连接到现实,通过实践进行的行动力也很了不起。我也愿尽微薄之力给予支持。对那些看起来像丢掉希望的年轻人,期待能作为他们的榜样。守护不忘初心另外不受初衷的拘束而自由构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