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化升级改造的跳蚤市场

Yun Meeyoung 2

将传统的地方打造成新的,生活的,适应的地方


在15世纪最早的某时期形成,水山里是一个有大约420户家和1200人居住的村庄。因为小,不起眼,很多在济州人也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村庄。这是一个有许多看着像亲手做的红色和蓝色曳引车的农村。“橘子”是这里的主要农产。

几年前,所有的柑橘储存和分配都转交给了农协(농협,韩国农业合作银行)。水山里村庄会留下一些废弃的建筑,这也是为什么《申老师木工房》能够租到一整个老旧的柑橘仓库。我猜当初建这个仓库的人不会想到这么简陋的建筑会每两个月一次变成跳蚤市场,成为济州文化的一个全新并有价值的空间。在这个全新的空间里有韩国人在国外能看到的元素—波西米亚人,反传统者以及至少来自五个不同国家的游牧民族。这里被不同的语言所包围,就像他们的衣着。但不仅限于雷鬼头,扎染和纹身。这里不仅是一个参加者和给他们带来不同的文化展示聚集在一起的地方,还是一个社区重生的空间。

拿申郑山先生为例。他出生在大陆,有着家具设计硕士文凭。之后9年间,他利用他的画画技巧担任了实感图形绘制考试班的老师。申郑山先生是一个韩国主流行业的最佳例子。他的腰疼是因每天需要弯腰的压力所造成的。他的压力不仅如此,他喜欢教书,但是这无法满足他的激情。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首尔这个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他会感到孤独。

像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在他的心脏提醒他身体开始有了变化,加上恶化的身体状况让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2013年,申郑山先生来到了济州。他没有计划,也不是来找新生活。他只是想在这次的旅途中享受简单的事情。吃、睡、离自然更近一步,离混凝土墙更远一步。申郑山先生立马回到首尔把自己的全家当都卖了搬来了济州。他签下了距济州市30分钟的一个旧仓库的5年合约。他在仓库的一角建起生活的空间,剩下的打造成了木工车间。身边的人都以为他疯了,可能也包括他自己。他当然从没想过变成社区的中心,社交从来不是他擅长的。然而,他的木工课程为他带来了许多缘分。人们早早的来,就为了待久一点。

他的教室广为流传,课程内容也变得更加丰富。人们渴望在他的教室里找到激情与活力。

2014年6月,当申先生决定出售他的一些手工制造的家具时,受到来自周围许多人的支持。他的家具就此市场畅销,此后一直在增长。之后,申郑山先生以他的专业名<申老师木工房》更为广知。他的人和他的腰都比以前好多了。现在他结了婚,跳蚤市场也随之成为了他与他的妻子京真热爱的工作之一。

这个330平方米大的仓库,摆满了原木和圣诞彩灯,充满了友谊,合作与创意。来自济州岛各地和来自全世界的人们与土生土长水山里的居民们混合在一起。每个月一次从12点至3点你能在这里感受到新文化动脉的跳动。这是一个岛屿上的进步文化的例子,在这个岛屿上,它正在努力利用它的历史、图标,甚至它的尊严—这些都以品牌的名义,积极地抚平了济州日益增长的令人担忧的一面。你可以在镇上的人们脸上看出来。他们喜欢申老师木工房的市场,以及它给他们的村庄带来的多样性。在山水里有一种友好的拥抱,对未来的热情。然而,这里也有悠久的历史深度。

如果你在山水里停留的时间足够长,你最终会发现一个巨大的日本黑松在人工湖边上。树的名字叫Gomsol(곰솔),意味着“熊松”。这棵树大约有400年历史——古老的保护、祖先和坚韧的象征。在朝鲜王朝早期,这棵难以置信的树走入了世界。四百年以前这颗树旁的那座房子已经消失了,还包括无数的韩国文化和历史。它是世宗国王统治时期,韩语诞生(韩语是韩国的现代身份和文化的基础)的产物。它在日本和中国的战争中幸存下来,与欧洲殖民列强第一次接触,之后还经历了世界大战、日本占领、朝鲜战争和济州岛大屠杀。而它在有KTV和网吧的时代继续着它的生命。当我问申先生关于树的事时,他说他觉得和这棵树有着某种联系。“熊松”坚定地成为山水里的一员,有时还是是智慧的象征。它代表了本身所展现的生命力。申老师木工房的市场就像那棵树。为济州岛新的发展提供基础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