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里的诗意与破坏

포스터2

影片中孤独的白马、空旷的沙漠、路过的僧人、残垣断壁本该给人一种苍凉的诗意之美,而这份诗意之美却是伴随着草原逐渐在消失的沉重事实。当诗意遇上了破坏,将何去何从,这是本篇给人留下的一个课题。

影片内容很简单,讲述了一对裕固族兄弟经历七天六夜的艰难旅程,寻找草原上家园的故事。影片中的哥哥巴特尔,从小被父母送到爷爷奶奶那里抚养,而弟弟阿迪克尔跟着爸爸妈妈长大,因此两兄弟便有了一些隔阂。他们的爷爷意外去世,暑假到了,父母没有来接他们,为了寻找记忆中位于草原上的家,两兄弟带着两只骆驼踏上了回家之路。这一路上,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经历了缺水,迷路,骆驼病死,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从最初的疏离、隔阂,演变成互相怨恨,甚至还动手打了一架,最后矛盾化解,重归于好。影片最后,这对小兄弟顺着河流走到了记忆中本该水草丰茂的家,但看到的却是被无数开采者翻起破坏的土地和拔地而起的工厂里一根根直冲天际的高大烟囱;曾经绿油油的草原牧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工厂建筑。

影片一开始,便为你呈现出了诗意与破坏的场景,孩子的爸爸骑着骆驼走在公路的背影,而对面却是呼啸而来的大卡车。相同的,在爷爷接孩子放学的画面中,后面是由远及近的汽车,中间是骑着白马带着弟弟的爷爷,前面是骑着自行车的哥哥。那是一种原始与现代的冲撞,一种诗意被破坏的无奈。哥哥和弟弟骑着骆驼,在寻找水草丰茂之处的家园的路途中,一路上都是黄沙漫漫的荒漠、断壁残垣的建筑、人去空空的住宅和急速衰减的水源。原始的诗意之美和所谓现代文明对生态的肆意破坏形成强烈对比,冲击着观众的视觉。影片从一开始爷爷与路人的对话,爷爷与儿子的对话,爷爷与孙子的对话很直接地提出了一个草原缺水沙化,荒漠化的问题。

爷爷在无奈中卖掉养育的羊群,静静地骑在白马上,目送着装羊的卡车走远的背影,

同时响起爷爷吟唱的那首歌曲:“河流传唱着,西至哈至祖先们的祝福,请保佑漂泊的孩子们啊,找到回家的路,父亲般的草原啊,母亲般的河流啊,绿色的草原啊,正在消失,奔流的河水啊早已干枯” 。画面不仅突出了本片的主题,又饱含了老人的心酸和无奈,更多的是一位老人对子孙后代的担忧。

哥俩在找寻记忆中家园的路途上,骑着骆驼走在连绵沙漠中,伴随着倍感沧桑的背景音乐和阵阵驼铃声,本是一种大漠中的诗意之美,给人的却是一种无奈的苍凉感。即便在哥俩寻找记忆中的家园的路上,因迷路而起的话语争吵中,都突出了这部电影的主题,家是在水源丰盛、草儿茂密的地方,顺着水源走就能找到自己记忆里绿草依依的草原之家。

哥俩无意中闯入残垣洞窟内看见的壁画呼应了电影开头,虽然镜头只是轻轻地带过,壁画中刻画的一个民族曾经的兴盛景象却在对比中告诉观众一个民族的消亡史。

弟弟骑着的骆驼在生命即将消逝之前,自己跑回曾经的出生之地,是否会让你心灵震动呢?别说人类,就连动物都知道眷恋着故乡,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回到曾经出生的地方落叶归根。故乡是一个人的灵魂栖息之地,是应该被人好好保护的地方,而不应该被破坏。弟弟在找到即将病死的骆驼后,镜头突然从沙漠化的草原切换成了他们儿时芳草连天的黄金牧场,那种视觉上的冲击感,对比如此鲜明,让人不禁心痛,心痛曾经美丽的草原的不复存在,心痛美丽和诗意被破坏,鲜明对比之下的凄凉之感油然而生。

还有,孩子在喇嘛庙里与喇嘛的对话,当听到喇嘛们说即将要搬到城市,离开枯竭的草原,是否让你更加伤感呢?是否预示着信仰也即将消失呢?老喇嘛说:“非父不生,非母不养。如今母亲一样的河流已经干枯了,父亲一样的草原已经枯萎了。”虽然很多影评中说这句电影独白过于直白,有些画蛇添足,但是通过喇嘛之口再次让观众加深了草原沙漠化这一事实。镜头中神圣的白色喇嘛庙和远处的高山相辉映的那份诗意美感也即将消失。

影片最后直接对应主题的镜头便是被开采破坏的土地和冒着烟的工厂,告诉你绿草茵茵的草原之家已经不复存在,让你不得不接受彻底梦碎的悲凉感。

片子的主题其实很沉重,包含了环保、土地荒漠化、一个民族文化的消逝、甚至还包含了中国的西部农村最贫困、最普通的人们的生活状态。这种内容是国内观众目前很没兴趣看的,也是影院排片时不甚喜欢的题材,所以,这部电影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票房绝缘体。据说,当时上映没多久就马上下映了,所以,尽管李睿珺导演的这部电影在国际上获得了十几项的大奖,却并不被很多国人所知。最后的镜头里父子三人走向远处已不再是记忆里的家园的背影,是否让你又一次感到压抑和无奈呢?人来到这世间走一趟,其实只是个过客,不该带走和破坏不属于自己的任何一样东西,人应该敬畏自然和世间美好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