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委内瑞拉古典音乐是一种社会发展的手段

Niños Sistema 36

委内瑞拉国立青少年管弦乐团系统El Sistema为委内瑞拉的孩子们提供了学习古典音乐的机会


当说到古典音乐时你会想到什么? 由过去的大师们写的精美交响乐或者还是想到昂贵的乐器华丽的音乐厅和穿着得体的音乐家不管你想到了什么你不会想到在委内瑞拉的贫民窟里每天学习手艺的孩子们除非你听说过委内瑞拉国立青少年管弦乐团系统El Sistema。

为没有听说过的读者简单的介绍一下委内瑞拉国立青少年管弦乐团系统。此系统为委内瑞拉的一个音乐项目在世界范围内被誉为“使用音乐来提高孩子的生活机会”的一种模式。通过向委内瑞拉的儿童提供免费的古典音乐教育来实现这一目标。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参与不管他们多有钱或多穷而且所有的东西都是免费提供的包括仪器。在今年的济州岛和平与繁荣论坛上我们有幸听到了El Sistema的执行主任Mendez Eduardo的发言他发表了题为“文化如何促进和平与发展”的演讲。

El Sistema的主要目标之一是社会发展Mendez Eduardo通过强调音乐的有效性来开始他的演讲。“我们认为音乐必须被公认为社会发展的一种媒介因为它传递出了宽容、团结、和谐、相互尊重等最高价值观当然也传递了知识和信仰的对话。”

El Sistema知道并不是每个参与这个计划的孩子都会成为一个职业音乐家。因为Mendez Eduardo解释说这个项目提供的主要目的不仅限于是给予孩子们成为更好的音乐家的机会。事实上这个项目旨在让那些参与其中的人相信他们能够成功无论他们选择如何生活。

他谈到了许多学生面临的问题。委内瑞拉的杀人犯罪率是最高的(2016年官方数字是每10万人中有70.1人)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贫民窟里存在的帮派文化。Mendez Eduardo解释说:“导致暴力的大部分问题都是被排挤。” 这一信念形成了他们为什么要为每一个孩子提供一个机会来参加El Sistema提供的课程的基础。

然而他继续说仅仅给这些孩子提供体验文化的机会是不够的。相反他们需要确保他们试图带给这些学生的文化是要成为有抱负心和雄心勃勃的人。那些参加活动的学生能够追求比现在拥有的更重要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是鼓励他们远离犯罪和暴力。“对穷人来说文化不因该是穷文化。它必须是大的、有抱负的、高质量的。它不能只是残羹剩饭。”

说El Sistema项目是“雄心勃勃”的并不是轻描淡写。事实上他们目前已经有超过84万名学生在这个系统中以前的El Sistema的学生已经达到了古典音乐的高度。他们的两位最成功的毕业生包括了Edicson Ruiz他后来成为柏林爱乐乐团(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和古斯塔沃·杜达梅尔(Gustavo Dudamel)的低音提琴部的主要成员他后来成为了洛杉矶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

这些成功的故事能够使孩子们从El Sistema中得到的希望。Mendez Eduardo解释说:“当一个孩子和El Sistema一起玩耍或唱歌时他们会立刻充满希望。他们开始感受到他的伙伴和老师的重视。他开始意识到街道向他提供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Mendez Eduardo希望这个项目不仅能给孩子们带来积极的影响也能对整个社区产生积极的影响。孩子们将能够把他们的学习传递给周围社区的人们。“每一个年轻人都成为这个集体意识的领导者把他们的感受传递给他们的家人和社区。“

不仅仅是给孩子们提供一个改善他们生活的机会而且还能改善社会凝聚力是El Sistema的另一个目标。“El Sistema组“的中心就是他们所说的核。这是孩子们学习乐器的地方。然而由于孩子们的日程有时紧张他们也经常在某个地方度过重要的一天。这里没有种族、性别、国籍等方面的界限相反它们都被归类在一起。“当孩子们开始创作音乐时所有的障碍都被排除。”

“核仁”作为社区的中心占据了一席之地它有进一步的作用。事实上Mendez Eduardo使用了“细胞膜”的表现进行了比喻“核的成员经常做志愿也会使用这些设施来支持其他社区的需要。”通过给孩子们上这些课程的机会El Sistema完全相信他们能够产生积极的影响不仅是对那些参与其中的孩子的生活而且是对整个委内瑞拉社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