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游乐场

SYK 2017 06 21, 19 35 08 4

德国人君特•贝尔茨克和韩国人扁海文音译的共同点 是什么在两个的关键词就是‘孩子们’和‘游乐场’中就能见到它们两个。


上个月21日作为世界文化发展韩国的Better Together的6月日程举办的‘相约游乐场’的主人公便是它们两个。自己称自己为‘Gunter’的德国设计师今年虽然是80岁但是灵魂却像孩子一样纯净。年轻时候作为家居设计师的他作品被收藏在纽约现代美术馆等。用时髦的话说就是混得很好的事业设计师。有时在家电业界西门子担任产品设计师的他现在正建造游乐场。从纽约的68革命后他想‘我没法改变世界但是想给很多的孩子们建造更好的游乐设施’。扁海文作家也是‘为了孩子们游玩而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小时候在首尔舍堂洞的山村度过的。现在是在4号线和2号线交叉点位于经过果川的胡同虽然是很发达的地方他的记忆里舍堂洞是山村的山坡和胡同之间跑着玩的孩子们。记忆中没有特别的游乐设施也能玩的很有意思。这些记忆对于成为大人的他来说成就了他奇迹的游乐场总监的职责。

此次活动是以Gunter作家的绘画素描作品和扁海文10多年间在亚洲和中东游历拍摄的孩子们的生活和游戏时的照片展示开始的。然后世界文化发展的分享空间的Talking spoon中两个作家和观众一起进行交谈。在初次见面的席间扁作家向Gunter就“设计师是什么”进行了提问。

对此Gunter很干脆地回答到“设计师是改变世界的人”。对于扁作家来说Gunter是像朋友一样的老师。他在中东地区拍照的时候还不像现在这样处于危险的状况。扁作家很是担心他所拍的照片中的孩子们也说到了韩国孩子们周围的环境。“世界好像在慢慢地一点点的改变。现在也是一点点的”在末尾他的话中感受到了他作为活动家的经验和忍耐。

Gunter讲话的时间。靠近听众眼前用全身进行讲话的他认为游乐场是哲学。

“游玩是自己学习的过程。事实上游乐场对于成年人来说不是更需要吗孩子们自己建成游乐场。玩的本身便是学习的过程开发创意性寻找自我的过程。游乐场是人与人之间相遇互相对视的空间。所以大人和大人之间玩孩子和孩子之间好好玩儿。” 听了他的话后再看绘画素描不再是单纯的在纸上描画而成了Gunter的梦想和孩子们建成的立体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