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 启蒙之光

Voltaire

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在华盛顿的美国联邦大法院办公楼雕刻有孔子像。说不定,更多人会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象征着美国民主主义的当代圣殿里竟有孔子!虽然不少人会思考孔子与民主主义的关联,但人们还是会对孔子和美国民主主义有很深的渊源这一结论而感到惊诧吧。如果你还不信,不妨去谷歌输入‘US supreme court confucius’检索一下,孔子住在美国联邦法院一事,是千真万确的。据说法院里还专门为此写有说明,因为孔子像不在建筑物的正面,所以很容易被访问者所错过。如今,我们在说明文的一旁,可以看见,在建筑物东边三角形的墙面上,雕刻着人类史上代表性的立法者摩西、梭伦和孔子。

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吃惊还为时尚早,因为更让人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Dave Wang博士告诉我们,在美国建国之父中,印在100美元纸币上的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在他所发行的宾夕法尼亚公报(Pennsylvania Gazette)中,以称赞之情发表了有关孔子道德哲学的随笔。另外,他还在1747年写信给著名的基督教传道者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并在信中做了“孔子是我的楷模,我跟随孔子的教导” 这样冲击性的告白。

不仅如此,《孔子与中国之道》的作者芝加哥大学中国学教授顾立雅(H. G. Creel)也说过,曾起草独立宣言的美国民主主义理论家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从孔子和中国那里受到了不少的影响。特别是他对倾注了毕生心血的基础教育事业的关心,也是在孔子的影响下形成的。顾立雅指出,杰斐逊于1779年,在弗吉尼亚下议院提出与基础教育相关的法案时,已经很了解中国当时及以往的教育制度,并认识到了这种制度的伟大与优秀。顾立雅认为,杰斐逊的哲学──即认为国家应不论门第和财富水平的差异,向全国人民提供教育机会,并通过考试选拔能力出众者,然后以这些人为政府的中心,并以此维护民主主义的落实的这一主张──是通过学习孔子和中国而形成的。

更具冲击性的是,富兰克林和杰斐逊的这些哲学理念上的变化,是以法国的启蒙主义为思想背景的。法国启蒙主义对美国独立运动和建国的影响颇深,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你或许不知道的是,启蒙主义的思想中,其实存在着对欧洲人对孔子和对当时中国的憧憬与羡慕,这意味着,法国启蒙主义哲学和孔子有着很深的关系,这不又是一件更令人吃惊的事吗?

很好地反映出这一点的,就是被誉为法国启蒙主义运动之骄子的伏尔泰(Voltaire)。这位哲学家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时代,法国刚刚经历了几乎两个世纪的天主教对新教的迫害与镇压,并因战争而疲弊不堪,整个社会也因此倾向于追求宗教宽容和多元共存。黄泰年(音译)教授认为,伏尔泰用来唤醒法国乃至欧洲宗教的,便是他所崇拜的作为人类之师的孔子,以及中国的制度。正因如此,他甚至主张,在道德问题上“欧洲人应该成为中国人的弟子”。近来,一部在韩国公映的中国电影《赵氏孤儿》(The Orphan of Zhao)原本是个悲剧,但在伏尔泰笔下,却被改编成了喜剧 L’Orphelin de la Chine 。此外,伏尔泰还主张限制君主的统治,他对于孔子所主张的应把政府建成一个为国民服务的机构的政治哲学表示了称赞,他甚至充满敬意地说,唯有“遵从孔子之法的时代”才是人类历史上最幸福,最值得尊敬的时代。

还有一个人,就是近代政治经济学重农主义学派的创始人弗朗斯瓦·魁奈(François Quesnay)。魁奈的著作对确立市场经济理论的亚当·斯密(Adam Smith),以及左派经济学泰斗卡尔·马克思(Karl Marx)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但Walter W. Davis却指出,“魁奈的理想模式取材于中国” 。魁奈在他最后的著作中坦言,对商品流通自由的确保,对基于重商主义的垄断和特权行为不予干涉,对苛刻的税制进行改革等想法,全部都是从孔子和中国那儿学来的。因此,他的弟子们尊称其师为“欧洲的孔子”(Confucius of Europe)。

可想而知,对于这两位法国启蒙主义的代表人物来说,孔子和中国具有怎样的意义。据前面提到的Creel教授所说,富兰克林曾在魁奈家住过,并跟魁奈及众多巴黎人士进行过学问上的交流,而杰斐逊也仔细阅读过伏尔泰的著作,并做了注释。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孔子与美国的独立和建国,甚至与美国的民主主义,不仅有关,而且关系很深。联邦大法院办公楼里刻着的孔子像正是那些关联的象征。

最后值得补充的是,影响了伏尔泰和魁奈的“孔子热”不仅存在于法国的几个学派中,也不只在法国流行。20世纪初期德国的经济学家阿道夫·赖希魏因(Adolf Reichwein)也对“中国”有所关心,不过,当时西欧的启蒙主义“对孔子的中国以外并不关心”,但不能不承认的是,“孔子是18世纪启蒙主义的守护圣人”。

今天,如果认为启蒙主义时代真的是始于培养自由、平等、民主等理念,我们就会遇到许多疑问。也许我们应该对于那些至今为止学派中的历史学、哲学的“常识”加上问号,为确立更完整的史观与哲学,对人类史再做进一步的探索。希望这篇文章能成为新的知识航海的第一份报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