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家园计划创始人唐冠华

 MGL9710

这里不是幻想中的乌托邦,而是一个新家园

唐冠华是一位80后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他放弃城市生活,带着爱人到山里隐居,成为家园计划的创始人。他是中国第一个对共识社区做出定义并在大陆进行传播与普及的人。他在青岛崂山建立了一个自给自足的实验室,在那里生活了五年,这段经历曾被美国纪录片导演安德鲁·弗朗西斯科拍成纪录片《荒地生花》。从2015年10月开始到现在,他又在实施着共识社区的第一次公益实验──南部生活。


关于您的“家园计划”,能简单说明一下吗?

“家园AnotherLand”是对人类文明发展的反省,也是对如何延续人类文明的探讨。“家园AnotherLand”不是做苦行僧挑战人类自身的极限,而是研究如何让人类生活得更加舒适健康。 “家园AnotherLand”不是反城市化,而是让人可以在城市与“家园”之间自由选择。“家园AnotherLand”不反科技,而是探讨科技与自然的融合。

“家园计划AnotherLand”于2009年在青岛(崂山)起步,计划的实施期为2009-2035年,计划旨在通过行动重建“家园”的自然、社会和心灵属性,以此来反思在极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中,人们所面临的种种问题。该计划致力于对科技、经济、文化和教育领域的研究与探索,试图克服当代人的普遍焦虑,追求更为纯净的精神家园,通过践行新的生活方式,探寻人们在当代生活中的时间和空间的完整性。

“家园计划AnotherLand”是中国大陆唯一一个针对生态村(共识社区)进行探索、集成,并提供服务的非营利性组织。

您想做的共识社区是什么样的?

共识社区(Another Communities)是人类群居生活的一种形式。与其相近的概念有理念村(Intentional Communities)、生态社区(Ecological Community)、生态村(Ecological Village)等。共识社区特指拥有共识的某类群体自发组成的独立生活社区。它是一种根据不同的兴趣爱好、宗教信仰、饮食习惯等理念而类聚起来的无国界的人类社群。

我对共识社区这一概念的定义,是逐步完善起来的。欧洲的理念村,往往注重决策上的共识,而我的共识社区,则以共识(共同理念)为主导,以丰富多元的理念,扩充社区的综合性,使其包含了例如:生态村、理念村、生态社区、可持续社区、艺术家社区、基督教社区、禅修社区、素食社区等概念。

关于您现在正在推进的共识社区的公益实验──南部生活,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南部生活”作为一项共识社区实验,是由家园计划(AnotherLand)与正荣公益基金会于2015年联合发起的。在中国的南部的福州闽侯县荆溪镇关中村故乡农园、云南大理银桥镇三炮岛、四川成都牛背山蒲麦地、浙江杭州富阳龙门古镇尚豫农庄,设立了四处实验基地,并使四个基地基于所在地区的自然气候与人文特点,积累并相互交流社区建设的经验。

在此四处实验基地,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自发、自主、自愿地,带着共同理想和各自的技能,汇聚一处,组成社区,共同生活。大家在这里从事生态建设、农耕、自然教育、湿地保育、可持续设计、艺术创作、实用技术开发、环保日用品制造、古屋修缮等工作,各自专注于各自的追求和理想。

我从2015年开始,选择扎根于福州故乡农园实验基地。我希望建设的未来社区是一个新的家庭,社区里的人可以相伴终生,彼此守护,分享所有财产,共同抚养后代,共同赡养老人。我认为这个共识社区会成为当代世界所必须的一种社区形态。

在社区里生活的人,是怎样合作和生活的?

我们的南部生活故乡农园实验基地,由正荣公益基金会提供土地和资源上的支持。至今已有10位长期居民,另外还有近200多人在社区或长或短地生活、工作。

在故乡农园生活、工作需遵守三项原则是:

1)与土地为善(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

2)与村庄为善(遵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不破坏乡居生活的安宁)

3)与伙伴为善(不恶意竞争,彼此平等互助)

所有的账目公开透明,票据清晰。正荣公益基金会为社区设立了专项基金,并委托正荣公益基金会进行管理和信息公开。社区还设了一名财务人员跟踪账目,并根据各项目预算拨付资金。

收入:

从2017年4月开始,所有在社区或与社区有关的活动中发生的交易,都使用的是南部生活社区币,该社区币可与人民币进行1:1的等价兑换(可浮动)。消费者可以使用该货币购买与社区相关的产品与服务。

1.产品

在社区建设的初期,社区公共基金低于10000元时,居民销售了产品、课程后,需拿出不低于50%的利润赞助到社区公共基金中。社区公共基金超过10000元时,销售者需拿出不低于20%的利润赞助社区公共基金。社区公共基金超过100000元时,销售者需拿出不低于10%的利润赞助社区公共基金。

2.访客

有客人来访社区时,访客需在专门的接待人员的引导下进行个人信息登记,并根据预计驻留的时间长短,来兑换200、500或1000元不等的社区币。访客打算驻留社区时,社区会发给帐篷、被褥等日用品,如果访客可以协助志愿工作,或是参与志愿工作,社区则可以向其退还一部分资金。

露营地:30社区币/天,200社区币/周,500社区币/月

宿舍:50社区币/天

就餐:20社区币/餐

支出:

1.公共支出

公共支出包括公共活动物资的采购、公共设施的设置和维护、活动物资的采购等。例如:公共空间家具添置与装修、露营地的建设、路牌导引的制作和安装、宣传品的制作与印刷、路面的铺设和维护、公共土地的拓荒和种植、集体用餐的材料购买与烹调、贵宾接待的人员准备与设施建设等。

200元/天以内的开支,可根据事先提交的预算表与财务人员申请及时取款。

200元/天以上的开支,须事先提报居民委员会,经讨论后,由决策委员最终决议批准。

2.项目支出

每位居民都可以发起对社区发展与个人成长有益的各类项目,申请需提交可行性报告,项目经由居民委员会商议后,由决策委员最终决议,对得到批准项目,社区会酌情分阶段拨付相应款项以落实项目。项目花销需保留发票/收据,及时计入帐目。

您以前在城市里做过什么工作,是怎样生活的?

我曾在城市里做过计算机维修,当过演出经纪人,做过活动策划,开办过多媒体设计公司,管理过农场等。总体来讲,以前所做的那些工作都很难表达我自己的观点。所以也可以说我那个时候是没有生活的。

城市里的生活和现在的生活,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现在的生活就是你能选择与什么样的人住在一起,现在,我们不用被动地生活在一个环境里,而是可以主动地创建一个环境。如果我们喜欢这个环境,我们就留在这里,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喜欢了,我们就离开这儿去创建新的环境。另外,现在的生活更接近自然,节奏更慢,更注重人与人的信任关系,人的安全感也更强。这就像是手冲咖啡和速溶咖啡的区别。

村庄生活看起来很是浪漫,但是好像也不尽然浪漫。在村里生活时,会碰到哪些困难?

因为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就像从寒带一下来到了亚马逊。我们需要熟悉环境、适应环境,与新朋友接触、沟通,建立新的规则。人手少而工作多,非常需要耐心。

纪录片里有关您夫妻二人的故事,看上去像是现代版的海伦·聂尔宁(Helen Nearing,1904-1995)和斯科特·聂尔宁(Scott Nearing,1886-1985)夫妇。在《农庄生活手记》一书中,海伦·聂尔宁说,生活和谐、心灵相通的夫妻是最好的。您怎么认为?您二人是怎么认识的?

我认为一份恒久的爱人关系,大抵是从欣赏到陪伴,再到无可替代的记忆。相识10年,我们正在经历相互陪伴的过程。我的岳父是一位前卫的艺术家,在我们共同参加的一次展览上,我和他的女儿邢振相遇,先是与她成为朋友,继而相恋。

现在很多年轻人感觉自己生活不幸,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过多关注别人的视线,被动地生活。而您夫妇二人能够做自己,自由地表现个性和喜好,并主动地生活,这真的很酷。关于这种自主的生活,您能简单谈几句您的观点吗?

我相信人人拥有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我尊重每个人的立场和选择,我们的生活方式不是反对城市化,也从来不反对任何人的观点,只是想做一些新的东西,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让人能有更多的选择。

您的人生目标或者说您觉得最重要的人生价值是什么?

跌倒在泥地里也毫无悔意,随时死去都不会心存遗憾,这种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追求的,我感觉我已经做到了。

对于家园计划未来的发展,你有什么打算?

我会继续在共识社区深入探索,渡过接下来的18个年头,家园计划还将继续朝独立自主的方向成长、发展,它将走出襁褓,迎来成长期,在懵懂、顽皮、误打误撞中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