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乐队:云南传统乐与摇滚乐的完美融合

02

这是一支由几个少数民族歌手和音乐家组成的乐队,他们都来自中国云贵高原。他们使用一些奇特而美妙的乐器,将云贵地区原生态音乐、民乐和摇滚乐、雷鬼音乐与斯卡音乐(Ska)等元素融合在了一起,创造出了世界音乐中既新鲜又动听的独特声音,他们便是山人乐队。山人乐队在世界各地分享他们独特的摇滚声音,并用这声音展现大山和高原的坚强品格。


2016年1月,在中国很红的原创音乐真人秀《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中,山人乐队惊爆全场。其他乐队都使用吉他、低音和鼓,而他们却用弦子、嘴竖琴、太阳鼓和植物的叶子。在真人秀中,他们演奏了自己独特的乐曲,经过两个月的激烈竞争,他们最终在2016年2月5日,击败了所有其他优秀的歌手和乐队,赢得了冠军。

“山人乐队”(Shanren Band)在欧洲的世界音乐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最优秀的独立摇滚乐队之一。由于乐队成员都来自中国西南部的云贵高原,所以他们被叫做“山里的人”。主唱兼吉他手和作曲的瞿子寒来自云南的一个小镇,那里毗邻缅甸边境。鼓手小欧,有时会用咖啡桌、杯子和瓶子来演奏打击乐,他来自云南省的省会昆明。艾勇擅长用植物的叶子创作旋律,他的艺名叫“虎”,他在云南的一个彝族村庄长大。来自贵州的成员小不点是一位天才音乐家,他会演奏你能想到的任何乐器。此外,乐队里还有一个古怪的人――山姆·德威尔,他是来自英国的嘉宾演奏家。他们将传统音乐与现代音乐融为一体,在中国日益多样化的音乐市场中创造出了一种新的声音。

1999年末,瞿子寒和小欧在昆明创立了山人乐队,随后其他成员相继加入,他们刚开始只演奏西方摇滚。后来,这群音乐家们发现了一种方法,能将他们的本土背景与摇滚、雷鬼和斯卡(Ska)对他们的影响融合起来,演奏出富有魅力、充满活力的声音。后来,他们表演时开始用民族乐器来代替西方乐器。瞿子寒通常演奏弦子,这是一种四弦琵琶。小不点演奏的是一种叫秦琴的古代汉乐器。

由于成员的民族和音乐背景不同,很难将他们所有类型都一一列出。奇怪的是,在这些才华横溢的音乐家中,有三个人都说自己“小时候是个不喜欢音乐的人”。 瞿子寒,五岁之前住在高黎贡山的一个森林里,每天晚上,山上的人都在篝火旁跳舞,他那时觉得这个场景太吵。十几岁时,他才因哥哥的影响开始演奏音乐,成了一个摇滚音乐爱好者。当他放弃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离开家乡随乐队去演出时,人们都对他的行为感到难以置信。打击乐手小欧,他的父亲会拉小提琴,可他觉得音乐课很无聊。直到摇滚音乐席卷了他的中学校园,他才发现自己对音乐很着迷。他创立了一个乐队,成为一个鼓手,从高中辍学,在一所音乐学校追求他的梦想。而演奏多种乐器的小不点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对音乐一无所知。”他19岁时第一次离开家乡,用学费买了一张去北京的单程火车票,去体验“另一种生活”,就像他的哥哥,一个住在北京的摇滚音乐家一样。口琴成为了他最喜欢的乐器,与他崇拜的传奇美国歌手兼作曲家鲍勃·迪伦(Bob Dylan)一样。

在世界各地的音乐节上,山人乐队都受到了各地不同观众的欢迎。但他们最初不定期在亚洲巡回演出时,他们的音乐并不太受欢迎。直到他们去西班牙参加当地最大规模的户外音乐节,在巴塞罗那大教堂的广场演出时,台下的观众竟随着音乐“大声喊叫”,并随之起舞。这预告了他们的日后的成功。小不点回忆说:“守门人告诉我,只要西班牙女孩爱你,你就会在全球火爆!”在过去的15年里,在中国、印度尼西亚、新西兰、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西班牙的主要音乐节上,山人乐队都获得了评论界和公众的好评。今天,他们是中国民族多样性和新兴音乐创造力的代表大使。

对于观众和音乐家来说,现场表演就是让生活变得生动,特别是传统乐器和服装的视觉效果也是表演的一部分。瞿子寒曾在采访中承认,“我们的歌曲,在演唱会现场听,会比录音室的录音更好听。”此外,他们在海外表演时,通过与其他国际音乐家互动,学会了适应。“我曾经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瞿子寒解释道,“我不能忍受声音效果上的哪怕是一点缺陷,会花时间去调整它,甚至忘记了等待这首歌的歌迷们。”但另一些人,比如小不点,则持相反的观点。他说,只要我们有声音就行了。渐渐地,我注意到外国同行很少在意自己的完美表现。他们更关心自己的粉丝,他们更专业,因为他们在表演中能很好地控制时间。现在我和我的伙伴们妥协了,主要是准时开演,哪怕还有些缺点。”

山人乐队的基调是自然的、诚实的、快乐的,但他们传递的信息往往是现代的,有梦想的。他们早期在比赛中,总是演奏由彝族民歌曲调改编的歌曲《30年》。这首歌讲述了一个青年在大城市里挣扎求生,恍然发现自己一无所获,既没有工作,也没有钱,也没有爱情。“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小不点说,“但云南人喜欢用一种快乐、幽默的方式表达任何感觉。”在云南民间音乐中,“乐观与快乐”从未远离,这与其他音乐类型不同。因为这首歌朗朗上口,所以它吸引了广泛年龄段的粉丝。另一首重要的代表作品《山人》的歌词,则描绘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山人,为了在大城市追梦而离开了故乡的绿色山丘。因为今天许多来自中国农村地区的年轻人必须去大城市找工作,这首歌反映了他们的内心冲突,同时也反映了山人乐队成员的内心矛盾,他们离开家园,寄居于拥挤、喧嚣的北京。作为从云南走出去的乐队,山人乐队表示很想再回到家乡演出,他们希望自己能带动更多的云南原创音乐人。在一段时间里,山人乐队在云南偏远地区采风,寻找彝族、怒族、傈僳族、藏族和佤族等少数民族的民歌。瞿子寒表示“这是远远不够的”,“在参加完《中国好声音》之后,我们开始了一个系统的搜索,将在云南各地巡回演出,录制每个民族的音乐,一个接一个。”就像小不点说的:“自然界的每一个声音都是一段音乐、一个故事”。

云南是中国最具文化多样性的省份之一,它不断地激发着艺术家和游客。据说这里给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提供了虚构香格里拉的灵感。这里与缅甸、老挝和越南接壤,有许多不容易进入的山沟,文化多样性就是在与邻国的零星互动中发展起来的。少数民族发展出了许多独特的乐器、节奏和曲调。在一个民族中,彝族人存在着一套复杂的内部分类和风格划分。用主唱瞿子寒的话说:“即使在楚雄县一个地方,就有超过10000个版本的左足舞。”因为这样独特的特性,自2009年起,乐队就一直在这里收集乡村民谣,录制旋律,并从真正的山人那里学习。瞿子寒认为这些山人“才是真正的艺术家,真正的音乐家”。他说:“他们唱歌跳舞没有目的。我被他们的音乐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这段经历帮助乐队成员更深入地理解了云南各民族旋律的差异。

如果没有这方面的努力,经济改革和高速现代化的喧嚣将会导致旧旋律的消失。对于那些在国内默默无闻的中国传统和民间音乐家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尴尬的处境。作为《中国好声音》的导师,中国著名音乐家刘欢说:“中国的许多东西都只能靠外国人来认可。我们必须尽快结束这种局面。”山人乐队的小小的希望是,他们的音乐可以让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知道他们的文化遗产的丰富性和深度。瞿子寒说:“我们在思考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在鸦片战争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人对我们的文化和传统都有一种自卑情结,但其实中国还是有很多非常伟大和神奇的东西的。我们应该重视我们的文化,找回民族自豪感。”

中国音乐家们正在寻找在新时代复兴中国传统音乐的方法。瞿子寒认为,方法有两种。“可将民间曲调视为流行音乐,并直接模仿。但我们也注意到,现在时代不同了,没有人会去听一首与他们毫无关系的歌曲。第二种方法,是结合音乐和娱乐,就是我们正在做的。我们希望成为传统文化的传播者,而不是继承人。”
山人在努力、在尝试,他们大胆地结合民族乐与摇滚乐,并不断创新试验。这让云南的传统原创音乐走进了世界各个角落,把很多人带回山中,让他们记住并了解云南传统的民族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