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长里短

轩艳丽夫妇 (1)

跟老公结婚时我爸极力反对,理由是“文化差异敌过坚船利炮”。

他举的第一个例子是“元朝的短命”,就是没能解决内部的“文化差异”问题;他举的第二个例子是“歌手韦唯”,最终都没逃过“跨国婚姻”的炮灰宿命;他举的第三个例子是“他周围的韩国男人”,都是些“不顾家庭只知道自己玩”的主儿。
最后的结论是:“你这是要往火坑里跳。”
韩剧里说,“天下没有赢得过子女的父母”,现实却证明赢了父母的子女大都自作自受。直到后来亲身体验了“文化差异”带来的切肤之痛,我才明白父母当初的良苦用心。

模范老公在别家

我老公是济州岛人。读书的时候我们在校园里认识的。事后他向旁人说起当年对我“一见钟情”,可见我们的婚姻不是没有感情基础的。
不过,感情可不能拿来当饭吃的。等你结婚有了宝宝,你会更加明白,感情不但不能拿来当饭吃,甚至都不能“让他帮你多带一分钟的孩子。”
这是个“酒精里泡大的民族”,各式各样的聚餐会让男人们每天喝得醉醺醺的。我老公每次醉酒回家,通常会大声唱歌,把孩子吵醒,然后带她们去楼下买面包。这种事时有发生,以至于大家都习以为常。不过有次他一个人去面包店,老板问今天怎么没带孩子来,他竟然一头雾水地说:“我以前经常带孩子来吗?”

望而生畏的海带汤

生完宝宝的第一个月,婆婆竟然给我喝了整整一个月的海带汤。喝的我连死的心都有。
据说韩国的这种“月子餐”是从鲸鱼那里学来的,唐文献《初学记》还真有记载:“鲸鱼下崽后,食海带,以康复,高丽人以此为鉴,使产妇食海带。”历史还真这么悠久。
海带汤可是他们眼里的“滋补圣品”,过生日要喝,生宝宝也要喝。至于传说中的“排毒养颜”我没什么体会,不过要想胖起来也确实没那么容易。

夫妻敬语

人说济州岛的男人就像遍布全岛的火山石,朴实又相当顽固,此话我深表同感。
刚结婚的时候,老公和大部分韩国男人一样要求老婆对自己讲“敬语”。被我一口拒绝。老公说,我比你大,按照韩国的习惯你应该对我讲“敬语”。我说夫妻平等跟年龄无关,再说在学校我还是你前辈呢,你也应该对我讲“敬语”的。结果争来争去,“敬语”的事不了了之。不过吵架的时候,“敬语”拿来用用,“您老人家说过的话怎么就不记得了?”
按理说夫妻间讲“敬语”也好,不过要用就相互用,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也算是标榜吧。

家姑三国志

我以前的舍友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她说“一个小姑就等于一个婆婆”。天呢,我竟然有三个小姑!况且这三个小姑都不是一般的能耐。
三个女人一台戏,你方唱罢我登场。我在旁边看着热闹,心想这些素材整理一下,够我写本《家姑三国志》的。
无非就是想在父母面前争个宠,倒也没什么大事儿。一旦真有什么大事儿,她们仨又开始“团结一心,一致对外”了。
去年公司开业的那天,老公的一小学女同学过来帮忙。小姑们误以为他俩走得近,就对我说:“你觉得委屈吗,要不要我们扯住她头发让她离你老公远点儿?”我一听吓得连忙摆手,解释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你们误会了。
能有三个肯为你打架的小姑。唉。人生何求啊。

“多文化家庭”是个多义词

媒体有报汤唯和某韩国导演完婚,还真替她感惋惜。要知道,无论你婚前如何优秀,一旦嫁了韩国男人,家庭就成了“多文化家庭”,你的子女也成了的“多文化家庭子女”。以后你会慢慢明白,“多文化家庭”这个词,是多么富有创意而又意味深远。
据说韩国有百分之十的家庭都是“跨国婚姻”,有不少条件不好的男人从国外讨个老婆回来,组成他们所谓的“多文化家庭”。这些家庭一般会接受“特殊照顾”,甚至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你走到大街上,人们会格外“同情”地问你来自哪个国家啊,然后问你们国家有没有电视、有没有电脑啊,简直让人哭笑不得。问烦了我也会不客气地来一句:“除了美军,我们什么都有。”
其实家庭就是家庭,何必非要在前面加上个“多文化”。说是为了特殊照顾,事实上是说“,你们是另类。”
总之,我是绝不允许别人把我的孩子称作“多文化家庭子女”,我也不会让她们为妈妈是个外国人而感到自卑。别的妈妈能给的,我都能给的。因此才要更加努力地起爱,需要更加精彩地活着。

活在当下

我想说如果你没有“坐在宝马上哭”的好命,就只能自己去挣宝马开,可以坐在上面笑。无论嫁给哪国人,只要经济独立,你都可以不卑不亢。
老公说,“老婆做家务辛苦,送你一束花。”我会说,“花你留着,过来帮我洗碗。”
等到这种无休止的家庭“战争”一天比一天少起来,我们也都老了。
电影《脱轨时代》里说:“我们一直苦苦追寻与相爱的人白头偕老,却忘了提醒自己享受当下的幸福。”
趁老公人还不错,两个孩子都很可爱,就好好地享受生活吧。“跨国婚姻”又怎样,不一样都是婚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