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类的气息

호랑이

当问孩子们将来相当什么,“医生”,“警察”,“我想当总统!”,孩子们回答到。有一个孩子突然回答道:“我想当白人。”。他们的皮肤是黑色,这是发生在非洲西北部的叫做布基纳法索的国家的一幕。这句话成为了一个艺术家人生的转折点。这位艺术家的名字叫做李华(YI HUA)。在法国度过了幼年时期,在韩国上的高中。为了深造画画去了法国,在布基纳法索听了这个孩子的回答之后,决定做一名能救人的艺术家。我们来听听这位艺术家的故事。


你好,在这次的展览会上展示了有关布基纳法索的回忆?

对。您看到挂在展览馆前面的由红、绿两个面和星星,黄色的嘴唇构成的画吗?那就是以那个孩子的回答为主题画的,名字也是“我想成为白人。”。

布基纳法索是对您有多重意义的国家,对吗?

对。它使我学到了画画以外的各种领域,比如说话剧。在那边做的志愿活动是教给孩子们画画,还有跟他们一起编话剧。其实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当医生。当时在索马里很多孩子死于饥饿。有一位老师跟我说“你对画画很有天赋,一直画下去吧。”。我说我想做一些能救人的事,他说用画画也能救人。我在布基纳法索想起了那句话,让我感觉到了画画也许真的可以救人。

请您说一说那之后的一些活动。

想过在非洲建一个学校,我来教艺术,然后跟学生们一起做一些帮助他人的活动。可是前提是要有钱,幸好当时有跟我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所以组织了叫“哒哒”的群,我们各自做着自己的工作,当有项目的时候就聚在一起。我们演各种话剧和展览来募集到资金,把收益的10%用在非洲艺术学校。

听到这儿再看这位作者的名片,“ART and Education are our Hope”的字样映入我的眼中。这应该是对于她的经历的压缩吧。

想听听关于这次展览。以一贯使用了叫做“麻”的布料,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麻是人类最初制作衣服的布料,当然是天然布料。我的展览主题是“像温柔的气息”,一直在找能够让人们联想到气息的布料,结果麻就是人类最初披在身上的织物。所以就想到了用麻料描述人的故事。麻有很多种类,人的气息也是。麻有粗糙的,也有柔软的,像人的人生活着关系。您看我的作品就知道每个麻的种类都有不一样的故事。人种歧视,战争,社会舆论,家庭,自闭症儿童等等。

在与她的交谈中感觉到了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人的身上,她的作品是是反应故事的媒介。

来谈谈衣服。被展示的衣服是您自己制作的?好像是用树枝做衣架?

对。衣服都是我亲自设计并制作的。衣服的布料也用了麻料。用树枝是因为它来自自然。也是为了坚持我的一贯作风。

最后的问题是为了她的深远的梦想,要不先做大众化的明星怎么样。比如说去著名的画廊,或者接受大型企业的赞助等等,她的回答简洁明了。
“我不想走捷径,我想跟更多的人一起去实现,10年应该能实现吧。”